再生能源憑證,合一還是分離?

什麼是綠電?什麼是再生能源憑證?我們初步介紹了再生能源憑證,那麼「電證合一」和「電證分離」又什麼意思呢?為什麼會產生這兩種買賣模式?


什麼是「電證合一」與「電證分離」

在理解「電證合一」與「電證分離」之前,我們需要先知道何謂「再生能源憑證」(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s, RECs)。

「再生能源憑證」為一種證明用戶所使用的電力來自綠電的機制,其記錄綠電的產出量和使用量、確保綠電的發電端與用戶端所產出、使用的電力度數彼此相等,以避免發電端重複賣出或多賣出綠電的情形 (例如:發電端發出200度的綠電,而用戶端也剛好使用了200度的綠電)。

如同我們平常購物時拿到的收據、發票或保固書等,上面都會寫明店家提供了多少數量的商品,而這個數量必須等於消費者拿到的商品數量。

具有「綠電身分證」之稱的再生能源憑證制度在許多國家已行之有年,而台灣的再生能源憑證(T-REC)制度採用國際的主流做法、以1000度為一張憑證的單位,並已獲得「碳揭露專案」(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, CDP)、國際100%再生能源的倡議組織「RE100」的認可 。

在有綠電及憑證制度的基礎上,綠電的買賣模式可分為「電證合一」(Bundled RECs)以及「電證分離」(Unbundled RECs)二種。

「電證合一」將綠電和憑證同時賣給同一位使用者,而「電證分離」則將綠電、憑證分別賣給二位不同的使用者,即將綠電賣給A、將憑證賣給B。在「電證合一」的模式中,同時購買綠電及憑證的用戶固然可宣稱自己使用綠電,但在「電證分離」的模式中,只有購買憑證的用戶B能宣稱自己使用綠電,用戶A不能這麼做 。


「電證合一」與「電證分離」的比較

目前國內對於再生能源的市場交易應採用「電證合一」或「電證分離」的制度仍有許多的疑慮和爭議、缺乏共識,而二種模式也有各自的特點。

電證合一的特點

  1. 較能確保高品質的綠電,並可避免電證分離的模式尚未發展成熟時的可能爭議,為台灣現行的綠電交易模式。
  2. 使綠電在市場交易中的自由度、彈性較低。
  3. 用戶的參與門檻較高,因為在購買憑證的同時,用戶也需要有再生能源的發電設備,在技術、財務上較有挑戰性;若用戶有儲能設備更佳,但目前許多採用此模式的用戶普遍未配置儲能設備。

電證分離的特點

  1. 可增加綠電在市場交易中的自由度和彈性、降低用戶參與的門檻。
  2. 用戶可在一次合約中購買較多的憑證、減少交易成本。
  3. 對用電需求地點較分散的企業(例如零售業、便利商店)而言更具優勢,這類產業可藉此取得憑證。
  4. 更具成本效益,因綠電供給者 (再生能源的發電業、售電業等) 可將憑證供應給全國等較大的地理範圍,並選擇位於擁有豐富再生能源之區域的計畫案場。
  5. 在電證分離的模式中,用戶通常以短期合約購買憑證,因此若用戶的用電情形變化較大,可逐年調整購買憑證的數量和程度,彈性較大。
  6. 憑證被賣給使用者後就不能再被販售,以避免綠電量及其環境價值被重複多次計算,因此憑證擁有權的追溯管理很重要 。

綠電交易在台灣

國際大型企業取得綠電的方式,並非完全只有電證合一此途徑,不少企業藉由電證分離、或是自有電廠等多元的方式去達成。

台灣在2017年已開始進行綠電交易,而國內的綠電交易目前以「電證合一」為主。今年4月開始施行的「用電大戶條款」規定用電容量在5MW以上的用電大戶,必須在5年內透過購買綠電及憑證、自行設置或繳納代金的方式,使用至少10%以上的再生能源。考量到電證分離的模式可能造成爭議、無法有效促進高品質的綠電,因此《再生能源發展條例》第12條也規定用戶需同時購買綠電及憑證,即「電證合一」;目前僅學校、社區、政府機關等自身具有再生能源發電設備、可自發自用的用戶採用「電證分離」的模式,而這類案例的數量明顯少於採用電證合一者 。

因此,許多企業指出政府應改為實行「電證分離」的模式,較符合國際上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做法、提升綠電的環境價值,也能增加國內綠電交易市場的自由度、降低電力的使用者(特別是用電大戶)的參與門檻。目前在有加入RE100倡議的企業中,有46%皆透過購買憑證以證明自身使用綠電,而美國和許多歐洲國家也採用電證分離的模式。若政府能推動電證分離,長期來看將能與國際接軌、使綠電更容易被有需求的用戶取得,並且讓再生能源在台灣更被普及 [5]。


電證分離如何結合社會公益

前面我們解釋了再生能源憑證產生後,所衍生出的兩種憑證交易模式,就以文字而言是否較為抽象呢?實務上又是如何運作?這裡我們舉陽光伏特家和花旗(台灣)銀行在2018,2019年實際執行的專案來說明:

2018年「陽光助老」計畫由花旗(台灣)銀行贊助輔以宜蘭縣政府陽光綠益計畫補助,在宜蘭聖嘉民老人長期照護中心建置一座自發自用太陽能電廠。2019年也在聖嘉民啟智中心建置太陽能電廠

這兩座太陽能電廠所產生的綠電,是由機構直接使用,進而減少原先的用電費用,以及由於是自發自用的發電廠,所產生的再生能源憑證,則是由台灣第一家加入RE100的大江生醫購買。


延伸閱讀

綠電憑證對民眾的實質意義

【綠電憑證 翻譯米糕】電證合一 VS. 電證分離

【綠電憑證 翻譯米糕】 灰電?綠電?有憑證就是綠電

用電大戶條款即將上路,一次搞懂電證分離與電證合一爭議

Unbundled 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s (RECs)

發表迴響